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健的博客

亚洲开发银行高级经济学家

 
 
 

日志

 
 

关于中国GDP增长率及其准确性的讨论  

2009-08-11 15:32:17|  分类: 经济观察与建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提前告知,谢谢!)

大家知道,描述国民经济总量的核心指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即GDP。其实,这一指标从1992年正式确立为中国国民核算体系(SNA)的中心指标至今只不过17年的时间。而在1992年之前,我国的传统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是遵循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MPS)以国民收入为核心的。自1993年起,国家统计局开始编制SNA体系下的资产负债表和国民经济账户,并对整个国民经济核算制度方法进行改革。在此期间,以联合国统计司为牵头单位由联合国、经合组织、世界银行等五个国际组织参加的对1968年版本的SNA修订以及1993年新版SNA撰写工作相继完成。在认真总结中国国民经济核算工作经验、充分吸纳国际最新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国家统计局于2003年3月正式推出《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02)》,用于规范和指导新时期中国的国民经济核算工作。

1、GDP的三种测算方法

生产法:从生产的角度衡量所有常住单位在核算期内新创造价值(即增加值)的总和。

增加值 = 总产出 – 中间投入

中国的产业部门分类为:第一产业,包括农、林、牧、渔业;第二产业,包括工业和建筑业,而工业又包括采矿业、制造业以及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第三产业包括除第一和第二产业以外的其他所有产业,如交通运输、批发零售、金融保险、房地产、科教文卫等。目前,官方公布的GDP总量及其增长速度都是以生产法为主计算的。

收入法:也称分配法,是从生产过程创造收入的角度,根据生产要素在生产过程中应得的收入份额反映最终成果的一种计算方法。

增加值 = 劳动者报酬 + 生产税净额 + 固定资产折旧 + 营业盈余

按收入法计算GDP是通过资金流量表研究全社会收入分配状况的主要工具。

支出法:是从最终使用的角度衡量核算期内新生产的货物和服务最终取向的一种计算方法。最终使用包括最终消费、资本形成总额、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等三项内容,被人们形象地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

GDP = 最终消费 + 资本形成总额 + 货物和服务净出口

最终消费包括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资本形成总额包括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和存货增加,货物和服务净出口是货物和服务出口与进口的差额。

以上三种不同方法计算的GDP在理论上应该是一致的,称为三面等值原则。从货物与服务流量的运动过程看,三面等值原则也反映了社会最终产品的生产、分配和使用的一致性。然而,在实际操作中由于资料来源的不同,不同计算方法所得出的结果出现差异,称为统计误差。

2、关于GDP增长率准确性的讨论

以上计算方法都是针对绝对量而言的,实际上计算GDP增长率还涉及价格问题,如采用现行价格计算的增长率称为名义增长,而按可比价格计算的增长成为实际增长。我们经常使用的GDP增长率都是指实际增长率。然而,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国内外对中国GDP增长速度的准确性一直存在争论。

早在1992年世界银行在其出版的内部报告“China Statistical System in Transition”(转轨中的中国统计体系)中就指出中国的经济增长率计算有误差。原因是:1、缺少以产品样本为基数的生产指数;2、缺少准确反映价格增加的独立构造的家格平减指数;3、不冲销卖不出去的库存。但该报告并未估计误差的大小。

2000年10月《经济研究》刊发孟连、王小鲁的文章“对中国经济增长数据可信度的估计”,他们主要是用三类方法论证自己关于中国GDP增长率高估的结论:一是工业生产指数的方法;二是计算货物运输业增长、电力和能源消费量增长各自与工业增长之间的相关分析,来估计工业增长速度的统计误差;三是通过观察综合要素生产率的异常来分析产出增长率的误差。

2001年美国匹斯堡大学教授罗斯基(Rawski)发表“What's Happening to China's GDP Statistics”(中国的GDP统计发生了什么?)认为:中国GDP的统计数据出现了严重的高估现象,1998年中国的GDP增长率比官方统计的7.8%要低得多,大致在-2%到2.2%之间。理由是:1、在1997-2000年的三年中,能源消费下降了12.8%而官方公布的GDP增长率为24.7%(平均每年增长7.6%);2、在遭受特大洪水灾害后,中国出一个省份以外的其他30个省份的农业生产能否都能保持正增长?3、全国消费品零售额增长为什么比人均消费支出增长要快得多?

2009年5月14日,国际能源署(IEA)在发布全球石油市场报告时,曾认为一季度6.1%的GDP增速同当季石油需求下降3.5%的情况不符,与异常疲软的电力需求也不相吻合。IEA的观点是,如非收入弹性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的石油数据增长应该更高,并认为中国的GDP数据可能并不准确。电力数据似乎为这种质疑提供了存在的合理性依据。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数据,全社会用电量1—4 月份同比下降4%,为10559亿千瓦时。4月单月日均用电量92亿度,同比下降3.6%左右。而4月份工业增加值数据显示,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3%。两者一降一升,增幅背离达11个百分点,比之前有所扩大。

另外,在国家统计局发布今年一季度国民经济数据之后,一些境外评论人士提出质疑,认为GDP增长率与反映全部最终需求变化情况的支出法GDP增长率不匹配。今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15.9%,一季度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8.8%,贸易顺差增长53.6%,均为历史高位,显示一季度最终需求较为强劲,但是GDP同比增速却为6.1%,为1992年公布GDP季度数据以来的最低水平。

针对上述质疑和猜测,有关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和学者都进行了一些讨论和研究。据本人收集,若干值得一读的书籍和文章包括:

  • 岳希明、张曙光、许宪春编:《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研究与争论》,中信出版社,2005年。
  • 许宪春:“如何理解今年一季度支出法GDP增长率”,2009年5月14日国家统计局网站。
  • 黄智文:“正确认识用电量指标反映的经济问题”,6月17日国家统计局网站。
  • 郭同欣:“经济统计数据为何有时变化方向和幅度不一致”,6月22日统计局网站。

3、我的几点看法

首先,我对这些讨论总的感觉是“四多四少”——对表面数据关心的多,而对如何计算可比价GDP感兴趣的少;有关中国GDP的新闻多,而相关学术研究的少;用价格、能源电力消耗等间指标猜测增长速度的多,而按核算方法严格计算GDP的少;简单地把工业增长速度高归咎于政府造假的多,而探讨如何改进现行核算方法的人少。

其次,这些争论所带来的影响对统计部门而言并非全都是负面的,从积极的方面看,它至少唤起了人们对官方估计中国GDP增长率的重视,对于改进和完善现行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为制定宏观调控政策提供更加可信的基础数据,无疑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第三,通过观察一个或多个与GDP相关的指标的变动推断GDP增速的高低,有两个致命的弱点。一是通常认为与GDP增长关联密切的变量,在某些阶段这些关系并不稳定,有时变动趋势高度一致,有时相差甚远,相关关系的不确定是导致这种推断不规范、不严谨的重要原因;二是用以推断GDP增长率的这些相关变量如发电量、能源消耗、货运量等等起统计质量是否可靠、是否准确,也很难做出判断。如果不对这些相关变量统计的可靠性进行充分估计,用这些相关指标对GDP增长率进行估计难免不出现新的偏差。

第四,尽管为提高GDP核算的准确性,近年来国家统计局在改革统计调查方法、扩大统计调查范围以及调整工业不变价增加值计算方法等诸多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相对宏观调控和公众的需要而言的确存在一些值得进一步改进的地方。如分季度的GDP生产法和支出法核算,不仅有现价的绝对量而且有不变价的增长率;细化产业部门特别是规模以下工业的分类;建立相对独立的统计管理体系,避免地方政府对统计数据的干扰。

  评论这张
 
阅读(27547)| 评论(1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